1. 企業管理
  2. 項目管理
  3. 技術管理
  4. 教育培訓
  5. 建筑導示
  6. 軟件資料
  7. 人資管理

1075165489

新聞論壇

    消息稱京津冀總規劃時間確定 “主戰場”圈定六城

  • 發布時間:2014-08-09文章來源:中國經營報  |  瀏覽次數:1006

8月6日,天津市委書記孫春蘭、市長黃興國率領天津黨政代表團到北京考察,雙方簽署了《共建濱海-中關村[-0.36% 資金 研報]科技園合作框架協議》《關于共同推進天津未來科技城京津合作示范區》等六項協議。

此前的7月31日,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省長張慶偉已經率領河北黨政代表團到北京考察,雙方簽署《共同打造曹妃甸協同發展示范區框架協議》《共建北京新機場臨空經濟區》《共同加快張承地區生態環境建設協議》等七項協議。

至此,京津冀三省市都已經行動起來,目前簽署的十三項協議也基本上確定了天津濱海新區和河北曹妃甸、廊坊、保定、張家口、承德將作為京津冀一體化“主戰場”。

在三省市之上,據國土資源部副部長胡存智8月2日透露,國務院最近已成立“京津冀協同發展領導小組”和相應辦公室,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擔任該小組組長。

至于頂層設計,國家發改委已明確表態下半年將“抓緊推進京津冀等重點區域規劃的編制”。《中國經營報》記者獲悉,京津冀規劃將于10月左右出臺。

涉及首都功能疏解等具體事務,比如北京批發市場的搬遷、轉移,天津西青區的卓爾電商城和河北張家口的懷來商貿中心、保定白溝的北方國際[0.00% 資金 研報]商貿中心等,正通過市場化手段,積極爭奪北京商戶。

總體規劃難在定位博弈

此前,業內一直預測京津冀一體化發展總體規劃在2014年6月底之前出臺;如今,京津冀三方的合作協議已經開始簽訂,作為頂層設計的總體規劃仍然未現其身,原因何在?

“主要是一些問題還沒有研究透徹,協同發展的一些看法、觀點還不夠一致。比如北京核心功能如何界定,首都非核心功能哪些要疏解、疏解到哪里,還有集中承載地的選擇和明確等問題還是比較復雜。” 中國區域經濟學會副理事長、中國社科院工業布局與區域經濟研究室主任陳耀表示。

不僅是北京,天津濱海新區一位官員近日告訴記者,天津此前的定位是北方經濟中心、現代制造業中心、北方航運中心和物流中心,在京津冀一體化的背景下,天津希望成為北方經濟中心、現代制造業中心、國際航運中心和金融創新運營中心。

陳耀認為,如果京津冀三省市的定位問題不能明確,總體規劃很難出臺。

不過,國家發改委近日已經明確表態,今年下半年將會“抓緊推進京津冀等重點區域規劃的編制”。有參與規劃制定的專家告訴記者,京津冀一體化總體規劃或將于今年10月出臺。

胡存智8月2日在河北崇禮的一個論壇上透露,“京津冀協同發展領導小組”和相應辦公室已經成立,組長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京津冀協同發展領導小組”是國務院成立的第三個以特定區域發展為指向的“小組”,此前兩個是“西部開發領導小組”和“振興東北領導小組”。

資料顯示,“西部開發領導小組”2000年1月成立,第一任組長為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镕基;2008年3月政府換屆,第二任組長為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2013年7月后,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是第三任組長。“西部開發領導小組”下設“西部辦”,國家計委原主任曾培炎、國家發改委原主任馬凱都先后兼任過“西部辦”主任。2008年,“西部辦”職能并入國家發改委,變為“西部司”。

“振興東北領導小組”2003年12月成立,第一任組長為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2013年7月以后,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是第二任組長。“振興東北領導小組”也下設“東北辦”,國家發改委原正部級副主任張國寶曾經兼任過“東北辦”主任。2008年,“東北辦”職能并入國家發改委,變為“東北司”。

政經觀察人士認為,“京津冀協同發展領導小組”在國務院機構序列上已經獲得了與“西部大開發”“振興東北”同等重要的戰略地位,與“領導小組”對應的“辦公室”可能為部級,高于目前“西部司”“東北司”的行政級別。

關注兩個“T”字型區域

從河北、天津與北京已經達成的13項合作協議來看,其中,天津濱海新區和河北曹妃甸、廊坊、保定、張家口、承德六地已經有了具體的協議,這些地方將成為京津冀一體化推進的重點地區。

陳耀認為,“張承地區”是北京水源地,過去也有一些合作,“現在的合作協議既是落實過去的一些內容,也是在冬奧會的合作商增加一些新的內容”,因為北京正在和張家口聯合申辦2022年冬奧會。

雖然“主戰場”已經浮出水面,但由于頂層設計尚未出臺,因此,京津冀一體化的空間布局也尚未明確。

中國區域經濟學會理事長、中國社科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所副所長魏后凱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透露,他的建議是京津冀城市群首先應該是“雙核”,也就是北京和天津;在“雙核”之下應設置四個“副中心”,包括唐山、石家莊、保定、廊坊;然后是四條“軸線”,分別是北京-天津、北京-石家莊-邯鄲、北京-唐山-曹妃甸以及秦皇島-曹妃甸-濱海新區-黃驊港這條沿海發展“軸線”。

國家發改委國土開發與地區經濟研究所所長肖金成認為,京津冀一體化應該打造“一軸兩帶”,“一軸”就是京津塘發展軸,其實在這條軸線上有四大節點,亦即北京、廊坊、天津、塘沽;“兩帶”其中一條是“濱海經濟帶”,包括秦皇島、唐山、天津、滄州,另一條是“太行山前經濟帶”,包括北京、保定、石家莊、邢臺、邯鄲。

由此可見,北京-天津-塘沽這條“軸線”,以及秦皇島-曹妃甸-濱海新區-黃驊港這條沿海發展的“軸線”,已經成為業界公認的布局重點。

天津和河北一些官員的看法則更加形象。前述濱海新區受訪官員表示,從天津的角度來說,北京-天津-塘沽和沿海這條“軸線”組成的“T”字型區域將成為關注焦點。唐山曹妃甸區一位官員則認為,北京-唐山-曹妃甸和沿海“軸線”組成的“T”字型區域應該是河北對接京津的重點區域。

統計數據也作證了上述觀點。天津市合作交流辦數據顯示,2014年上半年北京企業在天津的投資項目達到339個,到位資金646.62億元,同比增幅達到了23.5%;河北企業在天津的投資項目達到591個,到位資金146.97億元。

天津市西青區一位官員透露,天津引進北京項目最多的是濱海新區,第二位的就是西青區;西青區以天津南站、天津高教區、天津高新區為核心的中北鎮、張家窩鎮、精武鎮成為承接北京項目的主要區域,去年以來的引資規模已經超過千億元。

來自曹妃甸的統計數據則顯示,央企和北京企業在曹妃甸的投資規模已經達到1446億元。

北京商戶爭奪戰“白熱化”

北京批發、零售業態的搬遷和轉移一直是市場關注的焦點,也可能是首都非核心功能疏解中最早確定的事項之一。

批發零售業態成為疏解重點原因在于,批發零售的從業人員占到北京從業人員總數的11.6%,這一比重過大,成了北京“大城市病”的重要因素之一。

最新發布的《北京市新增產業的禁止和限制目錄(2014版)》已經明確規定,北京東、西、北四環路以內,南三環路以內禁止設立營業面積在1萬平方米以上的零售商業設施。

北京西城區已經圈定今年必須“撤離”的7個市場,其中,位于什剎海商圈、北京二環之內大型菜市場之一——四環市場已經確定在2014年9月30日20時關閉。

圍繞北京批發、零售業態的商戶,天津和河北已經展開了激烈的爭奪。

前述天津西青區受訪官員表示,該區在精武鎮規劃建設了一個占地面積超過3000畝的天津卓爾電商城項目,該項目將成為西青區吸引北京商戶的重要平臺;西青區正謀求與批發零售業態較為集中的北京市西城區、豐臺區等達成政府之間的合作協議,通過政策引導和市場化手段吸引北京商戶。

此前,北京動物園批發市場一直是北方地區最大的服務批發集散地,天津市西青區似乎打算接過“動批”的衣缽,將位于該區精武鎮的卓爾電商城打造成為在北方乃至全國都有影響的一個市場。主要手段有兩種:一是因為天津也在整合、提升批發零售業態,這里是主要平臺之一;二是通過優惠政策吸引北京外遷的、希望成為電商化批發商的商戶。

據了解,在天津市西青區的政策扶持下,天津卓爾電商城已經初步形成規模效應,不僅簽下了天津大胡同等批發市場的3000多個商戶,而且已經吸引北京“動批”“大紅門”等市場的數百個商戶。

天津西青區的競爭對手是張家口懷來、保定白溝和廊坊永清。懷來商務局副局長許立剛表示,該縣正在建設占地2000畝的萬悅物流基地,目前也正在與北京多個區縣洽談合作。據了解,張家口懷來縣吸引的是目標市場在西北地區的批發商,因為這里自古以來就是大同、包頭、鄂爾多斯[0.00% 資金 研報]、呼和浩特等地客商進京的主要通道。

為了承接北京“大紅門”的商戶,保定白溝專門打造了“白溝大紅門服裝城”,8月底即將開業,但是目前由京港澳高速從北京到白溝大約3個小時的時空距離成了影響白溝吸引北京商戶的重要障礙。廊坊永清距離最近,但定位于承接北京商戶的永清國際服裝城進展較慢,還有2000多畝的用地指標懸而未決。

陳耀認為,按照產業和市場規律,涉及現金交易的批發零售業態轉移到距離北京較近的地方更好;亞馬遜、阿里巴巴、當當網等電商企業的項目正在天津市武清區、西青區一帶聚集,在這一地帶發展電商業態是對的。

  1. ↑上一篇:7月份CPI同比漲幅2.3% ,7月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同比下降0.9%
  2. ↓下一篇: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生產性服務業 促進產業結構調整升級的指導意見
分享到: 更多
急速赛车开奖记录